当前位置:培训视频讲座下载网 > 培训讲座文库 > 《中国企业海外收购的教训》文章内容

中国企业海外收购的教训

日期:   来源:本站整理   作者:中国经济季刊

【摘要】本文介绍了中国企业海外收购的教训:

 

华盛顿的贸易保护主义者现在可以松口气了,因为中国国有企业——海洋石油公司中海油(CNOOC)和白色家电制造商海尔(Haier)已放弃并购两家知名美国公司的努力。仔细总结这一事件的经验教训,我们应可以从中受益。

给外部世界的主要教训是,中国政府和它的企业不是可怕的巨无霸。给中国的主要教训则是,政府与国有企业之间不透明的关系,对中国创建跨国企业的目标将是一个严重而且可能致命的障碍。

外国媒体的报道往往把中国政府描述为一个专一的中央集权国家,对所有事情都大包大揽。从这个观点来看,中国国有企业不过是受有无上全力的北京主子指使的卒子。这种看法帮助形成了眼下在华盛顿流行的中国威胁论。

随着中国国有企业收购更多的海外资产,人们必定会问,它们扮演的是纯粹的商业角色,还是政府的工具。这个问题绝不会有简单的答案,几乎在所有情况下,中国国企的行动都会既存在商业私利,又是对中央隐含或明令指示的回应,还会得到不同程度的政府支持。

近期的几个例子就说明了这种复杂性。中海油对优尼科(Unocal)190 亿美元的竞购引起了华盛顿的激烈反应。中海油是一家香港上市公司,70%的股份归未上市的母公司所有,母公司的全部股份则为一个中央政府机构所有。这个机构就是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SASAC,简称国资委),它是中国政府认定的“战略”行业中的约190家主要企业的控股股东。这种关系足以让许多人相信,中海油不过是中国政府的一个部门。

中国的能源安全规划者希望,中国企业能直接控制外国能源储备。几年来,中海油确实对此做出了回应。此外,中海油严重依赖国有母公司提供的补贴,这不可避免地令人质疑其独立性。

但它也是中国三家国有石油公司中最小的一家,中海油对优尼科的竞购,很大程度上可能是为了实现其雄心壮志,追赶比它规模大的兄弟企业中石油 (PetroChina)和中石化(Sinopec)。这一目标可能有误,也可能没有,但它更多的是出于中海油管理层从商业优势方面的考虑,而不是对国家规划部门指令的服从。

其它介入近期海外收购的“国有”企业由地方政府控制。其中包括白色家电制造商海尔(由青岛市政府所有),以及分属上海和南京两市政府的汽车企业。海尔竞购美泰(Maytag)失败,而上面两家汽车企业近几个月来,则在挑选MG 罗孚(MG Rover)破产后的遗留资产。

相比中海油,反对这些公司收购的声音则要小,因为它们所处的行业没那么敏感。但这些公司与中海油一样,都是在回应政府创建国有跨国企业,并保持对本国关键行业(如汽车制造业)的控制的既定目标。它们对商业私利的界定,是按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要求确定的。中央政府制定产业政策,而地方利益可能与中央的产业政策目标相冲突。

政府影响在电信网络设备制造商华为(Huawei)身上就很明显。表面上,华为是民营企业,尽管它的很多股份被当地国家电信机构持有,并向它们销售设备。华为还享受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100亿美元的低息贷款。国家开发银行的任务是发放优惠贷款,支持国家政策目标。华为与中国军方的联系则一直是人们揣测的对象。华为在很大程度上似乎是独立行事,但该公司的出身迷雾重重,人们根本不能完全有把握。

由于中国政府和企业的关系复杂而含糊不清,因而使外国政界有了合理原因,来强烈反对中国企业收购外国公司。某种程度上,这种反对是愚蠢的。将中等规模的能源企业和处于困境的家电制造商卖给愿出高价的中国买家,永远不会真正伤害发达国家。抗议将企业出售给中国国有公司,几乎肯定存在种族偏见因素,如果向法国国企出售类似企业,没人会留意。

但进一步来看,这些反对意见反映了一个简单的事实。中国国企究竟是自主企业,还是国家政策的工具,几乎不可能确定。当把企业出售给中国国企时,你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在出售给谁。这给了要求你提高报价、或者决定出售给更值得信赖的买家的合理理由。

这样一来,中国国企就面临一个两难困境。一方面,没有政府的救济和保护,它们不可能生存下去;另一方面,中国政府的性质将不可避免地使国企的海外扩张代价更加高昂,有时甚至不可能。

来源:中国经济季刊

    标签: